• 24小時客服:010-88482649
  •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走势图
    據哈薩克斯坦國家經濟部統計委員會(CommitteeofStatistics,..
    為深入探討我國煤礦通風技術與裝備的發展現狀及智能通風發展..
    7月23日,中國華能集團有限公司與內蒙古自治區人民政府簽署能..
    轉型之路
    礦關后,他們走上了輕資產運營路
    2017-10-25 09:30:31   來源: 中國煤炭網

    ——遼寧鐵法能源公司大明礦業發展分公司走出去創業記

    記者尚軍梅

    通訊員馮誠

    深秋,遼寧鐵法能源公司大明礦的礦區內干凈、冷清,只有高聳的主井井架提醒著人們:這里曾經輝煌過。

    大明礦于1958年建礦,是鐵法能源公司最老的煤礦。隨著開采年限增加,資源逐漸枯竭,在煤炭去產能的大背景下,大明礦于2016年10月31日主動關閉退出。

    關礦的時候,大明礦還有1700多名職工。當時,有的轉崗、有的內退,這1700多人都得到了妥善安置。現在在大明礦原址上辦公的是成立于今年3月的大明礦業發展分公司,其職工都是大明礦的業務骨干,大概650人。

    “實際上,我們跟大明礦沒什么關系,只是暫時在這里辦公。”大明礦業發展分公司黨委書記劉國鋒說,“現在,我們公司是一個輕資產運營的礦山服務公司,沒有產品,就是為礦山服務的。”

    從為本部礦井搞服務做起

    從全行業看,大明礦業發展分公司對外提供礦山技術管理服務的做法并不算早,但大明礦已為他們積累了走出去的經驗。

    據劉國鋒介紹,大明礦原來有3000多人,但隨著資源逐漸枯竭,實際生產用不了這么多人。2012年,大明礦走出去托管了兩個煤礦。一個是山西紫金煤業公司,另一個是內蒙古東林公司。由于東林公司是鐵法能源公司入股煤礦,從大明礦走出去的400多人因業務能力強,被東林公司留下了。

    “我們隊伍的強項是做采煤、掘進、通風管理、機電維護、安拆回撤等工作。”劉國鋒說,“新公司成立后,我們主動去外面找活兒,給別人打工。”

    目前,大明礦業發展分公司在機關辦公的只有50多人,其他將近600人在鐵法能源公司下屬的大興礦、曉明礦、大平礦、小康礦4個生產礦井搞技術管理服務。每周二,分散在各礦的負責人回大明礦業發展分公司開工作例會,匯報上一周的工作情況、本周的工作計劃。

    “我們在本部礦區承攬項目,實際上是為了更好地鍛煉隊伍,為走出本部礦區做準備。”大明礦業發展分公司總會計師張輝說,“原來各個區隊在礦上都有辦公室,現在都沒了,他們在哪個礦干活兒,就整體搬到哪個礦去,坐哪個礦的通勤車上班。”

    據劉國鋒介紹,大明礦業發展分公司在大興礦有兩個掘進隊和一個通防隊,掘進隊負責開拓巷道和噴漿,通防隊負責打鉆孔。此外,該公司還有一個掘進隊在大平礦,負責軟巖支護;一個運輸隊在曉明礦,負責運輸維護;一個安裝隊在小康礦,負責安裝回撤。

    截至目前,大明礦業發展分公司在本部礦井承攬的活兒到年底都干不完。該公司生產管理部主任陳剛說:“我并不擔心沒活兒干,因為我們這支隊伍業務素質過硬、技術嫻熟,別人干不了的活兒,我們能干,而且我們的隊伍在各個礦已經成為標桿。”

    大明礦業發展分公司負責人看好煤礦安拆市場。隨后,他們將進一步拓展本部礦區和對外的安拆市場。

    人在主動進行角色轉變

    “最難忘的是我離開煤礦的那一天——2016年5月29日,當時礦上給我們雇了大巴車,工人拿著工作服在一邊等待,礦領導含著眼淚說了一句‘走吧’。”大明礦業發展分公司綜掘二隊隊長林立平說,盡管大明礦是2016年10月31日關閉的,但離開煤礦的那一天,對他來說就意味著這個礦沒了。

    除去中間關礦回來回撤設備的那兩個月,林立平已經帶著隊伍在曉明礦干了一年多。

    剛開始,冷不丁地走出去,他也有點不適應。林立平說:“雖然都是同一個公司的煤礦,但每個礦的管理模式、工作方法、環境都略有差異,需要熟悉一段時間。現在,我已經跟其他礦的管理人員和職工處得很融洽了。”

    陳剛,1986年來大明礦參加工作,經歷了多次改革。走出去,對他來說,意味著快退休了卻要去給別人打工。談到最初走出去到曉明礦時,他說:“當時,弟兄們不理解,不論是思想認識上還是作業環境上,都不適應,而且承攬的活兒都是最難干的。但后來,大家慢慢適應了。”

    為了承攬項目,陳剛在過去一年的時間里去了山西、內蒙古、寧夏等地。他覺得到外面承攬項目不容易。有一次,他們一行5人開車去內蒙古白音華煤礦,走到半道被大雪封住了去路,需要繞道200公里才能到達目的地。到了之后,一位礦方人員說:“這種天氣,你們敢開著兩輪驅動的車來,真大膽,我們四輪驅動的車都不敢出去。”

    在外承攬項目,人力成本高是國有企業的劣勢。陳剛說:“走出去,我們無論到哪兒名聲都很好,但一談價格就不行了。”

    “第一次參加項目投標是在寧夏王洼二礦,初衷是想探探市場的水有多深。當時,我們的標價與最后中標價差距較大。后來,再去參加投標的時候,我們就有了經驗,就知道自己的優勢在哪里、該怎么核算了。”張輝說。

    對于大明礦業發展分公司的職工來說,走出去有挑戰,但也在成長。該公司市場開發部主任張野原來負責內宣工作,但現在他要搜集招投標市場信息、找項目。

    “以前這些活兒,我們都沒干過。雖然這個過程有點難,但能逼著大家多學、多思考。”劉國鋒說。


    煤炭人網版權及免責聲明:
        1.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煤炭人網” 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煤炭人網,未經本網授權,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 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煤炭人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        2.凡本網注明 “來源:XXX(非煤炭人網)” 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        3.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在30日內進行。
     
    】【打印繁體】【投稿】 【收藏】 【推薦】 【舉報】 【評論】 【關閉】【返回頂部
    上一篇突圍:平煤神馬建工集團的轉型樣本 下一篇豐城局打造多元發展新引擎